卡脖子半年,中芯终于喘口气了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获美国14nm。”

昨天这则消息,搅动了今天的市场情绪,CNBC、《华尔街时报》等西方媒体也报道了相闻。

去年12月,美国商务部将中芯国际列入“实体清单”,压制了中芯国际的估值。公司当前PB估值仅1.83倍,对标华虹的3.49倍和的3.52倍,中芯明可能被低估。

而这一次“制裁”放宽,可能与目前全球芯片的短缺有关——美帝的“七伤拳”或已让自己都开始顶不顺。

于是今天的芯片半导体行业喜迎开门红。中芯国际A+H股开盘大涨;大举投资芯片半导体的国家大基金持股板块,涨幅一度接近1.8%;中芯国际概念高开1.3%;芯片概念指数以0.5%涨幅开盘并短时上突。

可惜好景不长,这些涨幅之后都迅速回吐了。

“制裁”放宽,符合预期

此次“制裁”放宽,基本符合预期。

消息中可以看到,美国部分供应商中A公司已经拿到相关许可证,L公司和K公司还在等待结果,判断后边也会陆续拿到许可证,许可证以10nm为分界点,14nm及以上工艺制程相关产品获得许可,10nm及以下节点未拿到许可证。

A、L、K分别指代应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拉姆研究(Lam Research)、美商科磊(KLA)。

号称“美国优先”的特朗普也许没想到,敲打全球化产业链的任个环节,都会造成难以预料的影响。

一方面,中芯国际与部分美国供应商深入合作,制裁将直接扰乱这些公司的供应链。中芯国际的主要美国供应商就包括A、L、K三家,而下游的美国客户还包括高通和博通。

这些公司重视中国市场,与中芯国际等中国客户也保持着良好的互动关系。此前高通曾经替华为积极游说特朗普政府。可以推测,在美国设备厂家和中芯国际的有效沟通下,才有了此次政策的松动。

另一方面是“制裁”扰乱了全球芯片供应链,对美国造成反噬。

去年华为为应对美国“制裁”开始囤积芯片,挤占了台积电和联发科等晶圆厂的产能。后来晶圆厂又因疫情导致生产放缓,大量订单积压。而疫情期间的订单还没消化完,经济又开始复苏,带来消费电子、汽车电子、工业生产等场景下芯片需求提升。

“芯片危机”迅速传到到美国消费电子、汽车等行业,带来剧烈震荡。美国两大车企——通用、福特年内本应拥有的营收被拉低约1/3,甚至计划为此暂停北美三座工厂的生产。由于现有芯片需求超过供应能力的30%,要实现供需平衡,至少需3~4个季度,这意味着“芯片危机”可能持续到2022年。

美国公司等不了这么久了。拜登政府刚上任,多家技术公司、汽车行业和其他商业利益团体的协会代表,就急忙向拜登致信,称该问题为国家优先事项

结果特朗普作的妖,还要拜登擦屁股。

拜登上台后,立即签署了针对“芯片危机”的行政命令,并很快与台积电达成了合作,后者将斥资约2332亿元人民币在美国亚利桑那州新建6座5nm芯片厂,今年初开工,2024年投产。

可是2024的远水,不解2021的近渴。

“突围”的窗口期?

这次“制裁”松绑也有超出预期的部分。

此前市场可能没想到,获批许可证还涵盖14nm制程。

早在12月31日就有消息,中芯国际获得美国商务部对其成熟制程所需设备的许可证,并将一次性发放4万~5万片产能所用的设备。对此,此前市场的预期是:28nm以上制程设备将陆续获批。

中芯国际的14nm暂时还属于可量产的最先进制程。14nm工艺已在2019Q4量产,良品率达业界量产水准,同时第二代FinFET已进入小量试产。

这次14nm制程也获通过,意味着中芯国际在营收贡献最大的成熟制程上将获喘息机会;在先进制程领域,发展将得到支持,持续享受14nm这个长工艺节点的红利。

这是一个重要的窗口期。

在业绩上,中芯国际将获得订单以支持运转。2020Q4中芯国际就出现了毛利率下降的情况,中芯国际承认是由于“国际生态的变动”所致。

中芯国际也势必借此开展“突围”工作。去年12月美国政府换届前,就有消息曝出中芯国际与ASML就EUV光刻机设备谈判的消息。这次“芯片危机”对美国产业造成的压力,将成为中芯国际进一步“突围”的筹码。

当然,美国方面对10nm以下的制程依然限制。市场对“制裁”进一步放宽也未抱过分期待,毕竟拜登不存在允许中芯国际取得技术突破的理由。

中芯国际之所以未能掌握7nm制程工艺,部分原因在于不能获得荷兰光刻机大厂ASML的极紫外(EUV)光刻机设备。这背后也是美国——2018年开始,荷兰至少与美国展开4此会议,讨论是否向中国企业供应EUV光刻机。

拜登上台后,虽然极力抹黑特朗普政府,但“对华制裁”这一政治遗产却是暧昧不明地接受了,截至目前没有太多有影响力的表态。

继续制裁会伤害全球产业链?那可都是特朗普的锅!

中芯“突围”,前路何在?

对于中芯国际而言,市场的压抑情绪将短期得到缓解,估值进一步修复。可长期来看,还是要在“制裁”之下继续承压。

所以为了不受制于人,中芯国际也在默默努力追赶“尖子生”的水平。

2020年12月,芯片界大咖梁孟松给中芯国际递交了一封辞职信(虽然后来他又出现在高管名单中),并在信中透露了一项重要信息:中芯国际7nm技术的开发已经完成,明年四月就可以马上进入风险量产。5nm和3nm最关键、也是最艰巨的8大项技术也已经有序展开,只待EUV光刻机的到来,就可以进入全面开发阶段。

梁孟松辞职的原因,据说与中芯国际刚请回来的芯片教父级人物、台积电开朝元老蒋尚义有关。

蒋尚义的回归是重要的一步棋。

在大陆发展先进封装和系统整合技术,是蒋爸的梦想。而蒋尚义与ASML交好。ASML称霸全球光刻机市场,蒋尚义等人功不可没

有蒋爸牵红线,中芯至少可与ASML坐下来好好谈,或是寻求其他方式绕开美国“封锁”

尽管,一切还没有实锤。

资本自然是趋利避害的。目前对中芯国际“制裁”会不会放宽、能放宽多久尚不可知。唯有一点对资本市场确定的:金字塔顶端的美帝,要让出蛋糕是难上加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