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拼多多,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在吗,帮我点个拼多多助力链接吧,只差一点点了。”

“对不起哦,我手机装不了拼多多。”

当下,拼多多红包助力链接,仍流转在各大微信群的对话框中。迫于情面,大部分人都点开过。作为裂变营销的开山鼻祖,拼多多的红包助力活动成功下沉各大乡镇。

活动流行至今,难度加码,拉了几十上百号人,最后的0.01个金币(元宝)为什么还是凑不到?为什么抽来抽去都是“提现秘籍”?无限循环裂变的一分钱,到底要“求极限”到什么时候?

有人深陷于领钱活动,不分昼夜地在微信QQ上和人聊天,最后依然止步于一分钱。也有人为了得到几百块的红包,搭进去了提现数额成倍的钱。

身边的几位朋友试了试,想要拿到拼多多最后的一分钱,到底有多难。

永远差一分钱

去年冬天,看到有朋友在拼多多上提现了200元之后,王蓉有些相信了,也认真地试过一次,结果以失败告终。但没想到,2021年的618节,居然真的在拼多多上提取到了800元微信现金。

不擅长拒绝,朋友发来链接,王蓉现在还是愿意花上几十秒帮忙点一点,这次就着朋友发来的链接,王蓉抽中了799.98元,“仅差0.02元提现800元到微信”,红包页面显示,距离上次尝试也挺久了,“不抱着什么希望,但还是试一试吧”,她发了条朋友圈请求朋友们帮忙助力。

朋友们纷纷留言,“正常一点吧”“可以选择放弃,套路太深”“过来人劝你还是别玩了。“你也可以选择坚持,我表姐拿了800”。

评论里,过半的人都劝王蓉及时止损,甚至有人语气带有嘲讽。

到了第二天中午,王蓉第二条朋友圈的留言变成了“真搞到了啊”“帮我点”“奇迹”,800元现金,王蓉领到了,而且来得似乎有些过于容易。

难于上青天的一分钱(奇偶派)

冷静下来后仔细想想,王蓉觉得这次能成,不能仅仅归结为“纯粹的运气”,除了这次更“不怕害羞”之外,主要还是得益于新用户的助力,“我妹妹是学生,她帮我找到几个学生,然后学生是新用户。”

拼多多的红包助力有时间限制,所以发送过去的链接消息需要被及时看到。王蓉告诉奇偶派,因为这样,发送的时间节点在她看来也尤为重要,“你看我那天主要还是周末。”

拼多多的提现游戏流行到2021年,“网络乞丐”“套路王”,这些前人体验后总结下来的负面词汇,像一道无形的屏障,阻拦了不少人陷入这场“耗时耗神”的游戏,而那些成功提现的“王蓉”们,也渐渐成为了从未领取过的用户们心中的“光”。

从没想到,到了今年,自己还会被这个游戏给迷了心窍,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会与拼多多的提现游戏绝缘,“至少我认为钱不会那么容易得来,老老实实上班工作才是挣钱之道。”

回想起今年4月那个魔怔了的昼夜,七八个手机号码、四部手机,从找到互助组织,到想方设法互助互点,多少年来,他都没有在QQ和微信上和人聊天这么长时间的。

在攒够499.99元之后,必须再攒够9.99个元宝,吴俊说,“这都能忍”,只是,最后0.01个元宝,却有50个骰子都是“提现秘籍”,不断提醒新用户注册助力,“我已经用了五个新用户注册助力,还不够?想让我怎样?”

其实,最后的0.01个元宝、五十次空白的“提现秘籍”,一步步让他陷进去的,是拼多多页面一次次的“请邀请新用户”的提示,这一直让他怀疑自己迟迟成功不了,是不是因为新人拉得不够多?

用了四个新号码注册无果后,他又花费10元新开一个号码注册助力,来到第五个号码了,“我都以为是我的问题(或者是手机或者网络)”,他想起了遥远的老家侄儿。

而当“老家侄儿”这个资源也耗尽了之后,吴俊有种深深的被欺骗感,“真的崩溃了,有人说可能是网络和IP的问题,那我反复确认过,我侄儿用他以前电话手表的号码,在手机上下载拼多多接链接助力,这样总行了吧?谁知道,还只是一个“提现秘籍”!请邀请新用户!”

让吴俊反反复复想不明白的,旧手机装新卡,应该是能得到最后的一分钱吧,却没有,有人说是网络和IP的问题,老家的侄儿也排除了这个问题的可能性,最后还是反复得到“提现秘籍”和“请邀请新用户”。

“它的规则它说了算,关键我就算是再邀请再多的新用户,它都会让邀请下一个。助力,助力到什么时候是个结果啊?100次?200次?还是500次?”吴俊发出疑问。

为了一分钱,吴俊承认自己已经做得够拼了,“结果还是一无所获,强迫症的我都快成精神病了。”失败之后,他赶紧注销了所有拼多多的所有账号,“解脱了。”

在耗时一天的拼多多领钱游戏的体验中,奇偶派发现,除了“天天领现金”这种动辄几百元的提现游戏,还有“现金大转盘”、“多多赚大钱”这种额度小一些的领钱活动,但都存在类似“一分钱”这种无限循环的分裂现象存在。

而拼多多设置的由难到易的这种线性闯关玩法,和大多数进阶游戏一样,一开始轻轻松松就能获得“现金或金币”加成,但裂变形式增多,投入的时间越来越多,消耗的人情越来越广。

“仅差一分钱“的胜利,赤裸裸的沉没成本,就摆在眼前。依然会有不少人,一时间无法挣脱这场“无限循环”的游戏。

骗子在利用一分钱

在吴俊感叹拼多多提现游戏是个“坑”时,“新用户”和“提现助力”这类游戏中的关键词,却滋生出一条灰色地带。

不少沉迷于拼多多提现游戏的用户徘徊于此,他们在这里被骗了更多的钱财。

在微博#拼多多助力互助超话中,诸如@拼夕夕代砍互助@拼夕夕互助工作室@柠檬助力的ID被一个个挂出来,“这两个骗子,大家要当心”,“挂骗子”。

在这些被称为“骗子”的主页中,他们发布的内容大同小异,“我有新用户,能砍价能提现","提现助力包成,不要再花人情时间,私信我详谈。”短短几句话被重复发布,评论区不少人留言询问:“还有新用户吗?”。

称自己为受骗者之一。

被骗后,她复盘了被骗的整个过程,骗子的骗局无疑是漏洞百出,但当时时间紧迫,助力游戏进入倒计时环节,早已来不及思索,最终,她还是一步步被带了进去。

在这次被骗前,她有过网上买刀成功的经历,“就以为全网都是靠谱的好人,太‘轻敌’了。”

200元提现,只差0.13元。在提现时长还剩一个小时时,胡月这次在#拼多多助力互助超话评论里找到了承诺能帮助她成功提现的账号。

很快,几个小时后,她就发现自己被骗了。

胡月怀疑“骗子”是“团伙作案”,因为整个过程中,一直有两个账号来回与她交涉,一个称为“财务”,一个称为“客服”。

胡月说,在与这两个账号微博私信的过程中,“财务”和“客服”一直抠“备注”两个字眼,这导致她反反复复汇款三次。

在胡月提供的与”骗子“对话的截图中看到,一开始,双方商量好用微博红包进行交易,但微博红包需要备注,而对方的备注要求是备注“备注代砍提现”六个字,而胡月前几次要么是忘了备注,要么是理解为了备注“代砍提现”四个字,“财务”在私信框中告诉她,她没有按照“客服”的要求操作,这不行,于是她为了按照对方的备注要求,不断反复地重复发送红包,直到第三次终于成功。

胡月为拼多多优惠而受骗的经历(奇偶派)

在第三次“备注”成功后,胡月一直盯着拼多多界面,但丝毫没有动静,“因为说的是10分钟完成,我也没催他,结果那个客服又跟我说我的账号被冻结了,需要支付58元‘风险金’解冻,解冻成功后会全款退回”。

这时,胡月开始觉察出异样,但因为搭进去太多了,她还是想赌一把。

“当时内心想的是已经120了,不差这58了,还跟朋友’调侃‘说要是真的被骗就当教训了。”

但当她支付完这58元“风险金”之后,再点开对方私信对话框,对方已经将她拉黑屏蔽了,“我的消息发不出去,他的微博我也评论不了,我采取了投诉的方式,朋友也一起帮我投诉,但其实明白希望渺茫。"

目前,胡月还是一名备战考研的学生,她告诉奇偶派,“小两百块对我现在来说,还是一笔巨款”,而3个“备注红包”,每个40元,加上58元的”风险金“,为了得到拼多多的200元提现红包,胡月反倒一共搭进去了178元。

张雪事后也反悔自己不该跟风参加拼多多的助力活动,打开同事的助力链接。

“就只差一分钱,感觉自己也可以,我就开始拉朋友。”拉了快三四十个人,结果还是差着0.7个金币。

一分钱,搞了那么久,不甘心,她也跳进了与胡月类似的坑里,为了300元的现金提现,累计搭进去了1502元。

在拼多多首页中,十个一级入口,有7个和“折扣、便宜、免费”相关的入口,其中“现金大转盘”“天天领现金”“多多赚大钱”则和领钱活动直接相关,在拼多多的一级页面中,找到“天天领现金”的入口点进去,总会有尖锐的女声大声呐喊,“拼多多现金已入账!”

“拼多多现金入账”,就像的魔盒,一旦打开,立即释放出人们对金钱的渴望,滋生出层出不穷的灰色骗局。

你看中的是,拼多多的200块;骗子看中的是,你玩拼多多优惠占小便宜的心。

并不阳光的一分钱

“社交电商”、“裂变式增长”,拼多多创造了互联网现象级增长,2018年6月底上市的拼多多,还是一个3亿人在拼的拼多多,而2019年9月底的拼多多,已经是一个5亿人在拼的拼多多,15个月新增2亿新客。

到今天,拼多多提现活动的助力链接,仍然流转在不同的微信对话框中。同时,这种营销玩法依然在拼多多的商业层面上,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5月底,拼多多发布了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第一季度拼多多营收221.7亿元,同比增长239%。非通用会计准则下,2021年第一季度净亏损18.9亿元,对比去年同期的31.7亿元,净亏损收窄。

对比国内三家电商,拼多多继去年Q4以来,在用户规模上继续超过阿里。截至2021 年3月 31 日的十二个月中,拼多多年度活跃买家数突破8亿,来到8.238亿,较上一年同期净增1.957亿,继续超过同期的8.11亿,京东的4.998 亿,成为国内电商第一。

在具体的用户数据上,2021年一季度,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较上一年同期的6.281 亿净增1.957亿,同比增幅31%,环比净增3600万,环比增幅为4.57%。在月活数据方面,一季度,拼多多月活为7.25亿,单季度环比增长乏力,环比增长500万,增幅为0.7%,同比增长2.38亿,增幅48.9%。

数据表明,拼多多开始出现单季度增长乏力的情况,而在拼多多2020年第四季度电话会议中,拼多多高管也强调:“鉴于目前拼多多用户的规模,我认为不可避免的接下来的时间用户增速将会放缓,而更重要的是提高用户粘性,满足用户需求。”

而对于尚在急速发展的青年期的拼多多,用户涨不动了,真的可以如此淡然吗?

今年,这种拉新提现的活动难度明显加大,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不少用户反映,耗时耗神拉上几十上百人,但仍然止步于最后的0.01,而拼多多这种无限循环式的裂变玩法,是否对参与活动的用户构成诈骗?拼多多这种游戏行为,对同行而言,又有哪些影响呢?

北京市君泽君(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方毅告诉奇偶派,“如果不明确规则,无限循环始终不能提出最后的0.01,其目的在于新增注册用户,抢占市场份额。我认为拼多多该行为本身涉嫌虚假宣传,对用户而言涉嫌欺诈,对电商同行而言,涉嫌不正当竞争。”

奇偶派翻看了“天天领现金”“现金大转盘”和“多多赚大钱”活动规则,并未看到有规则条款对“0.01”作出明确的规定。

而对于以上类似胡月和张雪两个案例来说,由拼多多而起滋生出的诈骗问题,最后是不是只能用户自己买单呢?

方毅表示,“拼多多代砍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无可厚非。关于案例中的代砍互助被骗,其责任主要还是归咎于用户自己。但是,如果被普遍报道存在这类现象,拼多多应履行企业的社会责任正视处理,调整商业模式或者警示规范,而不应该放任不管。”

在拼多多“天天领现金”和“现金大转盘”的规则中有条款表明,禁止使用任何插件、外挂等不正当手段参与活动。

不可否认,在社交闭合、巨头压顶的时代,拼多多反其道而行之,趟出了一条不同寻常的道路,但当下沉流量几近见顶,电商直播、短视频带货兴起之时,拼多多仍该按照老办法来竞争吗?

QuestMobile发布《2021年618电商市场洞察报告》显示,2021年618节,多家争夺6.35亿用户市场,网购节基本定式下,高度重叠的竞争市场促使各大玩家开始注重营销的节奏错位竞争以探寻市场机会,拼多多因营销策略,“618”期间整体规模波动较为平缓。

流量沉到顶,提现游戏负面多多,归结到底,还是游戏中的一分钱,在发挥着巨大的作用,而回到活动本身,拼多多还能借此旧瓶装新酒吗?

写在最后

简单重复,分享链接,就能轻轻松松得到几百元,拼多多助力红包,玩法简单,似乎只要新用户够多,耐力够强,就一定能成功,也正因为如此,新手都觉得,“ta能领到,我也可以”。

但,最简单的,可能也最复杂。

当通讯录里的亲朋好友都告诉你,“拼多多水很深,及时止损吧”,你也就不好意思再骚扰了,但眼看着就差最后的“一分钱”了,放弃又不甘心,在这样的环境下,一些类似“拼夕夕代砍互助”的账号和群,打着“包砍成功、互助包成、不消耗人情”的幌子,在各大社交平台的边边角角里滋生开来,等着新手上套。

而拼多多作为活动的发起者,对活动规则的0.01明知而失语,其实是将用户价值榨干嚼净后,置于极易受骗的境地。

一分钱无疑是伊甸园里的苹果,洞悉人性的拼多多掌握着其中的财富密码,用户在其中始终处于被予取予求的位置。

(文中王蓉、吴俊、胡月、张雪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