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电影弯道超车,悬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6月22日,据港交所披露,中国恒大以每股6港元向儒意影业、南瓜电影创始人柯利明转让7.39亿股恒腾网络股份,占总股本8%,套现44.33亿港元(约合人民币36亿元)。

交易完成后,恒大持股37.55%为第一大股东,柯利明持股增至20.5%成第二大股东。若完成三年业绩承诺,柯利明将有机会通过行使认股权证增持,成为恒腾网络第一大股东。

2020年10月26日,恒腾网络曾以72亿港元全资收购儒意影业,时隔不到一年,柯利明大举增持恒腾网络,一方面可以缓解恒大现金流的压力,另一方面可以获得南瓜电影的主控权。

诚然,南瓜影业曾经凭借“不删减的外国恐怖电影”吸引了一众影迷的喜爱,在被收购之前,南瓜电影的装机量已超1亿台/次,注册用户达3000万。被恒腾网络收购后,南瓜电影在腾讯和恒大两大巨头的助力下,用户数量亦是屡创新高。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Netflix最大的优势便是拥有海量的优质自制剧,然而,尽管当下南瓜电影分别可以通过儒意影业自制作品、腾讯版权共享、海外版权购买等方式获得一定的版权,但这三个方面均无法支撑起南瓜电影中国版Netflix的野心。

事实上,在优爱腾三家巨头齐齐发力的当下,对于南瓜电影而言,与其失去特色,彻底沦为陪衬,不如在集中优势资源发力细分领域的基础上,加强商业模式的优化,或许能够找到弯道超车的可能性。

斥36亿增持恒腾网络

或旨在南瓜电影主控权

恒腾网络前身为马斯葛集团,2015年9月被恒大与腾讯联手收购后更名为“恒腾网络”,随后其发力互联网家居材料和家装业务。2020年10月26日,恒腾网络发布公告称,将通过配发及发行股份、认购股权的方式以72亿港元全资收购儒意影业。

诚然,借助恒腾网络发力流媒体,是恒大布局影视全产业链的重要一环。不过,在税务风波、疫情休克的重重打击下,不仅“大跃进”式的资本运作开始退场,就连行业内的资金都逐渐退潮时,恒腾网络斥巨资收购儒意影业,显然看重的不仅仅是儒意影业,更是其背后的南瓜影业。

发布收购公告时,恒腾网络便指出,开发线上串流媒体平台及南瓜影业在中国的用户群,将促进公司平台的用户增长,进而产生协同效应。如今,儒意影业、南瓜电影创始人柯利明愿以44.33亿港元(约合人民币36亿元)增持恒腾网络8%的股份,或许是为了南瓜电影的主控权。毕竟一直以来,柯利明都有一个对标Netflix的流媒体梦。

南瓜电影的广告曾经这样写道:“没有哪个软件可以像我们一样承诺:你找不到的影视资源,这里都有......观影全程免费无广告。”

一方面,相较于那些仅开会员之后无法完全去掉广告,且存在“超前点播”模式、会员订阅费分层、星钻VIP会员等玩法的长视频巨头,南瓜电影采用的是和Netflix相同的纯会员付费模式,用户充钱后可以观看所有资源,全程无广告,也无额外或隐形费用,观影更加方便。

另一方面得益南瓜电影中曾有《老友记》《爱,死亡,机器人》《曼达洛人》,甚至就连《旺达幻视》一度都能在南瓜电影上看到,不仅可以第一时间在线观看海外影视剧,且还有效避免了引进剧集动辄被阉割删减的糟糕体验,在被收购之前,南瓜电影的装机量已超1亿台/次,注册用户达3000万。

加入恒腾网络后,南瓜电影一方面通过大幅降低新会员订阅门槛(比如,新注册会员免费体验7天、一元订阅三个月等),一方面通过整合恒大和腾讯生态圈的资源(比如,去年11月,在一场广州恒大与北京国安的中超焦点赛事中,恒大全队队员的胸前广告被替换成了“南瓜电影”等),让南瓜电影在短时间内的订阅人数迎来了爆发式增长。截至2021年5月底,南瓜电影累计注册会员数为5527.4万人,累计付费订阅用户数2014.7万人。

三大版权来源却根基尚浅

中国版Netflix或仅是纸上谈兵

大股东虽然持续发力,但从长远来看,南瓜电影能否成为中国版Netflix从根本上取决于其能否尽快拥有足够的内容库。

从南瓜电影的版权源来看,南瓜影业最看重的显然是儒意影业的自制作品,近年来,优爱腾在继续版权竞争的同时,都在发力自制内容,试图将付费用户转嫁到自制内容上,逐渐摆脱对版权内容的过度依赖。据了解,恒腾网络将通过儒意影业,在未来数年内制作超过30部影视作品,并将其纳入南瓜电影的内容库中,持续为南瓜电影提供有力的内容支持,进而提高南瓜电影的会员数及订阅收入。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的欢喜首映此前在视频市场上的最大竞争力就是欢喜传媒影片的网络独播版权,但从欢喜传媒频繁与外界“联姻”的动作来看,众多影片的独播权或将放出给合作方。由于影视作品的成本过于庞大,往往是多家公司共同投资,未来恒腾网络出品的作品出于成本和收益的考量,很大程度上不会仅在南瓜电影上线。

除了自制作品之外,腾讯视频对南瓜电影也进行了版权输血。在南瓜电影众多海外视频下架后,腾讯宣布将在接下来五年内为其提供独家版权的海量影视作品授权,供付费会员观看。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南瓜电影获得了腾讯强大的片源支持,但由于都是非独家内容,对于南瓜电影用户增长作用有限。

此外,走向主流之后,也就意味着南瓜电影必须重视版权问题,优质海外版权的引进也迫在眉睫,公告显示,除了将扩充内容库的希望寄托在儒意影业的原创影视剧,恒腾网络还在不断购入版权内容,并声称已经与全球143家著名的独立制片公司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

然而,相关数据显示,去年向内容投入了200亿元;腾讯则在2020年计划了3年1000亿元的内容预算;优酷暂没有对外公开相关的计划,但负责人曾表示“没有上限“。当下,恒大仍然在变卖资产还债,恒腾网络能够在海外版权方面投入多少还是个问号。

相比之下,这几年,Netflix开始在原创内容上进行巨额投入,制作出的《纸牌屋》《女子监狱》《制造杀人犯》《毒枭》《超感猎杀》等作品均反响巨大,支撑用户付费活跃度,进而盘活Netflix的获利能力。种种迹象均表明,仅是在版权库方面,南瓜电影便有很长的路要走。

优化资源配置和商业模式

找到弯道超车的最佳路径

事实上,当下,长视频平台“爱优腾”和短视频平台系、快手、B站牢牢把握着流量命脉,诸如南瓜电影、欢喜首映等尚未站稳脚跟的后起之秀,要想弯道超车,最科学的路径很可能正是集中优势资源,精准突破。

毕竟他们一经面世便要回答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与网络视频巨头竞争?对此,南瓜电影曾经的答案是外国悬疑恐怖影片;欢喜首映曾经的答案是欢喜自制影片的首映。

然而,今年三月份,很多用户登陆南瓜电影后发现,许多海外影视剧突然下架,南瓜电影主打的“暗黑专题电影视频”也不见踪影;张一白导演的青春剧《风犬少年的天空》则是欢喜首映与B站联合独播,且尽管B站在其平台为欢喜首映设立专区,但不少人更期待的其实是去B站追剧的体验。当南瓜电影不恐怖,欢喜首映无首映之时,他们也逐渐失去了和长视频巨头一较高下的机会,毕竟同样的内容,为何要多充一个会员呢?

《会员经济》作者巴克斯特曾提出"永恒承诺"这一概念,认为以最有效的渠道,可控、确定的成本,提供大量专业的视频内容,是Netflix聚集高忠诚度用户和拥有持续性收入背后的真正原因。对于正在成长中的南瓜电影而言,与其耗费大量的资金与长视频巨头拼版权,不如基于平台特色提供具有壁垒意义的内容,进而加强商业模式的优化,以小搏大。

因而,南瓜电影应该找准自身的定位,在细分领域做出长期的内容规划,进而将这些作品与南瓜电影的形象做长期的绑定营销,并以此来形成独特的“内容+品牌”竞争力闭环。在内容细分的基础上,商业模式同样不容忽视,在这一方面,南瓜电影应该灵活调整商业模式,比如,随着自制内容的发展,未来视频网站的付费模式可以由目前的包月模式向单片付费模式转变。

一定程度上,内容和模式上的改变不仅能够帮助南瓜电影精准扩宽垂直用户,增加平台收入,也能让南瓜电影更精准地掌握用户的口味,形成良性的循环,催生出更多迎合市场需求的精品,从而使得南瓜电影能够真正发展成集“优质内容+传播平台”于一体的模式,构筑强有力的内容护城河。